【改革开放40周年访谈】周海江:做改革开放的推动者、拥护者、践行者
标签: 2018-10-16
紫金传媒智库改革开放40周年本期访谈嘉宾是江苏红豆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起源于1957年一家手工小作坊的红豆集团,经过周林森、周耀庭、周海江祖孙三代接力发展,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沐浴下,如今已发展成为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和一家新三板挂牌创新层企业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作为如今红豆集团的掌舵人,周海江畅谈集团创新创业之路,感慨良多。从对他的采访中,我们看到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乡镇企业从异军突起到逐鹿世界的发展轨迹,也感受到了这批企业家解放思想、敢为人先的奋斗精神。
 

周海江,1966年出生于江苏无锡,中共党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国民经济学专业博士。现任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第九届理事会副会长、红豆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CEO。中共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代表,全国工商联第十届副主席。被中共中央授予“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荣誉称号,荣获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紫金传媒智库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本期访谈嘉宾是江苏红豆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对其访谈的是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访问学者、江苏广播电视总台高级编辑孔昭巍。
红豆集团初创于1957年,企业以创民族品牌为己任,1983年走出困境,2001年上市,企业迈入资本经营,如今拥有12家子公司,2016年在中国企业500强中排名第265位,2017年集团营业收入603亿元,在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中,红豆品牌位列第81位。目前红豆集团是拥有两个产业园区、三家上市公司、四个主导产业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
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周海江对改革开放有很多感触,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红豆集团的发展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

江苏红豆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左)接受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孔昭巍访谈
 
辞掉教职回到红豆,人生有了新的发挥舞台
孔昭巍(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以下简称“问”):周主席,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紫金传媒智库访谈。我们想通过访谈人物的个人命运变化窥探改革开放40年来的社会变迁。您还记得自己的1978年吗?改革开放前后,您有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与我们分享?
周海江(以下简称“答”):1978年我12岁,读小学五年级。当时生活整体上比较困难。我记得那时家里拿不出钱交学费,我跑到生产队找会计借钱,父亲还批评了我。虽然我父亲是村支书,家里条件还算可以,但那个年代也是捉襟见肘,为了改善生活,我们家还偷偷摸摸养地鳖虫。
1978年改革开放是很重要的分水岭,国家慢慢允许家里搞副业,生活得到了明显改善。上世纪80年代我家建了三间两层的楼房,当时国家号召大家做万元户,我们家可以说是最早的一批万元户。改革开放使得我们的生活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从这个方面来说是非常不错的。
1978年,红豆集团还是港下针织厂。1983年6月16日,时任港下乡(现锡山区东港镇)荡上村的党支部书记周耀庭是我父亲,接到港下人民公社调令,接管港下针织厂,出任厂长。厂房设在破旧祠堂里,8台老掉牙的棉纺车处于半停产状态。1982年,年销售仅28.06万元,工厂濒临破产。仓库里堆满了尼龙衫、腈纶衫;十几名工人无所事事,另有一半职工赋闲在家;厂里职工工资好长时间没有发,到年节才发几块钱菜金;厂里还欠银行贷款、协作厂加工费。
问:1992年邓小平南巡在深圳的谈话中提到“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您从深圳大学毕业后,放弃在河海大学任教的稳定工作,转而开始创业,这一选择是否和在深圳所感受到的市场化环境有关?
答:是的,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在深圳大学读书让我比较早的接触到了市场经济,改革开放一线的氛围、热浪。在深圳,市场经济氛围很浓,而当时内地还是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体制下每个人都很努力,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经济。
我印象很深的是本乡一个姓张的厂长,我上学时觉得他是我心中的英雄,他从南理工毕业之后在深圳一家港资企业担任总经理,但过了几个月老板就把他开除了。当时觉得这是不可想象的,在内地要从普通员工一步步成长为厂长是很不容易的,而且干部是只能上不能下的。可在深圳没有这回事,干得不错就能当领导当负责人,干的不好马上把你换掉。这种能上能下的机制在内地还不能被接受时,深圳已经蔚然成风。
还有一点,我在深圳看到每个人都非常努力,比如,当时我们宿舍还没有建好,大家就住在洗衣厂里,厂里开车的司机都在拼命地学英语,每个人都在努力,这一点对我影响很大。所以,有个同学写信给他爸爸,说在深圳就是拼命干、拼命学,他说的拼命就是非常努力。我觉得改革开放最大程度地释放了每个人的潜能,没有思想束缚,能不断去开拓新思想。
我感悟到能力是最好的饭碗,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才能成就最好的自己,这就是当初我分配到河海大学后来又敢于辞职的原因。辞职后便没有了保障,做这样的决定是需要很大魄力的。大家觉得你是放弃了铁饭碗,捧起了泥饭碗。但作为一个在深圳生活过、学习过的年轻人来说,我觉得自己得到了解放,可以自由地去发挥。这在别人看来是大胆的行为,我觉得是对自由的追求。
当时我们大学毕业就是国家干部,不像现在大学一毕业要找工作,那时候的红豆针织厂是没有大学生分配来的,大学生都到国家政府部门、院校还有事业单位等。我父亲也是要急着引进人才,我也想能有一个发挥的舞台,就回到了红豆。后来《新华日报》还报道了我是江苏省第一个辞去公职进入乡镇企业的大学教师。


红豆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左二)在深圳大学入党时照片
 
1992年南巡讲话,促使红豆向大公司迈进
问:2018年8月8日红豆的党委换届选举,您属于高票当选,连任新一届的党委书记。江苏省委组织部授予红豆集团的创始人也就是您父亲周耀庭先生二十年老支书的荣誉。从1957年的家庭手工作坊,到您父亲1983年出任港下针织厂的厂长,再到现在的上市公司,红豆集团旗下已经有几家子公司上市包括还有上新三板的,就像您曾经提到的,红豆集团的发展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改革开放进程中,哪一个步骤,或者哪一项政策的落实对红豆集团的发展最为重要?
答:1992年南巡讲话,对红豆集团影响是最大的。改革开放后,红豆只在量上面不断增长。我是1988年初才辞职的,到了企业才两年。1989年底中央提出来乡镇企业是不正之风的源头,凡是争原料、争市场的乡镇企业要关掉一批,我当时坐在乡里大会堂的最后一排,听乡里党委书记传达中央精神。我想刚刚辞职回来,怎么又要关掉呢,这给我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到了1992南巡讲话,国家政策进一步开放,把整个改革开放推向了新的高潮。在1983年到1991年积累的基础上,1992年6月16日我们成立了江苏省第一个乡镇企业集团——江苏省红豆针纺集团公司。成立这个集团过后,空间一下子打开了。首先,在组织机制上向着大公司迈进。原来工厂很小,小的时候有灵活优势但没有规模优势,我们一天到晚想要把公司做大,1991年做到一个亿,做到以后发现做大之后也有问题,部门扯皮事件多了,决策迟缓,行动缓慢。我们才有了四制联动,即“内部股份制”、“内部市场制”、“效益承包制”、“母子公司制”四种机制,促使红豆进一步形成“产权清晰、权责分明、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局面,成为做大做强的制度基础。
问:从销售,到车间主任,再到出国深造,历经波折,您才通过海选担任集团总裁一职,这中间,您形成了自己对公司管理、企业发展道路的理解。在您不断摸索与实践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答:我刚进企业是从最基层员工做起,经历了从车间班组长到车间主任再到办公室主任的锻炼成长,不断积累企业管理经验,经过30多年的探索,红豆创建了“现代企业制度+党的建设+社会责任”三位一体的发展模式。
在整个企业发展过程中最大瓶颈还是人才。有的你觉得培养得不错的,一种情况是,他突然走掉了,你就觉得很可惜。还有一种情况是,你也觉得他不错,但是用起来不行,他不能干,干不好。我们曾经在人才方面提出了多种想法。红豆集团最早提出一方水土养八方人,让八方人占领八方市场。我们要把无锡本地干部比例压缩,多使用外地来的干部,让外地来的干部比例达到60%以上。我们说只有移民的国家是发展得最快的,移民的城市发展得是最快的,那么我们移民的企业也会是发展最快的。由此,红豆也实现了由关系导向向绩效导向的转变。
通过竞争上岗,红豆也挖到不少人才。竞争上岗前讲两条,一是讲业绩,业绩代表你的能力;二是讲经历,经历代表你的资历。讲完业绩和经历,我们就投票。如果讲不出来什么成绩,说他能力很强,你不要相信,都是假的能力,一个人真正的能力是通过意志来体现的。我对大学生讲,你不用认识我,认不认识我完全没关系,因为作为评委、作为党委书记、作为老总我是不投票的。有的人在单位被一把手批评过后,他就会觉得再也不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了,非常沮丧,事实上很多时候老板的批评是对事不对人,不是对你这个人,而是对你这个事做得不满骂你。有了这样一套机制,员工就要坚持这样的想法,只要白天多干活,晚上多学习,等到竞争上岗时岗位就有可能是你的了。我们投完票当场就宣布。
现在红豆集团处于一个新的阶段,我们需要更高层次的人才,要瞄准国际一流的人才进行引进,这是后面需要做的。有一点值得自豪的是红豆集团的红豆大学,能让所有员工不断学习,每个月我们都有课程表发给大家,并且规定每个员工每年必须学习满36个学分,学不满是不能加工资不能提拔的。红豆大学不断培养员工的后劲,也培养了企业的后劲。


1989年11月,周海江(前排右一)在红豆针纺集团成立时发言
 
从“中国制造”向“中国质造”蝶变,创自主品牌是关键
问:“创名牌”理念是您在1992年担任分公司经理时提出来的,并在中央电视台投资160万做广告,这在90年代的中国绝无仅有,您当时为什么会对“品牌”有这么高的追求?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下一步要推动制造业从“中国制造”向“中国质造”蝶变。在这样的背景下,您认为中国企业未来将何去何从?
答:1989年我刚到红豆工作不久,就向厂部提出“创名牌”的建议。那时许多企业连产品商标都没有,更不要说创名牌了。我大胆提议在中央电视台投资160万元做广告,遭到许多人反对:这笔钱等于工厂全年的利润,可以买很多设备、造很多厂房,弄不好反而会打水漂。但父亲周耀庭坚定支持,借了钱上央视做广告,由此红豆成为最早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的服装企业,也是最早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的民营企业。“红豆”品牌较早地进入了消费者心中,红豆品牌也成为首批“中国驰名商标”。
我一直认为品牌代表着市场占有,品牌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如果说过去是靠枪炮瓜分世界,而现在则是靠品牌在瓜分着世界。品牌知名度越大,市场份额就越大。国际市场是由国际品牌在瓜分,国内市场是由国际品牌和国内品牌在瓜分,想参与市场的“瓜分”就必须打造出自己的品牌来。
现阶段我们要从“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质造”和“中国智造”,面临的挑战是很大的。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我作为党的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代表在报告里说的很明白,我们就是要转变到高质量发展上来,而高质量发展具体要通过三个变革来实现:一个是实现“质量变革”,一个是实现“效率变革”,一个是实现“动力变革”。中国企业如何适应这三个变革,我认为要靠自主品牌来促“质量变革”,以卓越管理促“效率变革”,以自主创新促“动力变革”。我具体谈一谈靠自主品牌来促“质量变革”。以前以产品为中心,现在的时代不是以产品为中心,而是以消费者为中心。从以产品为中心到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变化体现为,我看产品好不好不仅看产品质量还要看服务质量,消费者的感受最终化为对品牌的认同。
您刚才问中国企业怎么才能做好自己的品牌,我认为一个好的品牌要靠三个支撑,第一要靠高的技术含量,第二要靠高的文化含量,第三还要有高的社会责任感。一个品牌如果没有一定的技术含量是不行的。当时我们在2001年做出了中国情人节,在中央台开始做节目,到了08年大家就开始认同这个中国自己的节日了,红豆集团还得到了中宣部和文化部的表彰。红豆集团打造这个节日就是希望在品牌里面注入我们的文化含量。再者,即便你有技术含量、文化含量,没有社会责任感也是不行的,赚了钱但是靠坑害消费者来盈利的,都不是所谓的社会正能量,比如说最近的问题疫苗,都对品牌具有负面影响。

 

红豆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车间视察工作
 
与40年前创业者相比,当今年轻人创业需更多支持
问:近些年国家层面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激起一批年轻人的创业激情,这和改革开放后您那一代面临的创业局面有无共同点?
答:年轻人创业不容易。最大的不同点:以前创业成功概率高,上世纪80年代是短缺经济,没有原料、在夹缝中求生存;短缺经济时代,只要有产品,就有需求。现在是过剩经济,供给大于需求,必然有人赚钱有人不赚钱。
但也有相同点:创新。赚钱很难,但也不难,难在没有把握规律,赚钱的规律是“垄断”。这里的垄断不是寡头经济,而是创新垄断,这是促进社会进步的。别人没有你有,这就相当于在一段时间里领先了,这就是你垄断的时期。当有人超越时就不赚钱了。所以实现创新领先,就能赢得效益。另外要以创造价值为导向,不能迷失方向,不能仅仅是财富的转移,是要以创造价值为导向,才能为社会有用。
问:一部分年轻人选择创业,但大部分年轻人就业问题仍较为突出,他们选择工作时常把“求稳”放在首位,似乎没了改革开放后那一代人的创业“拼劲”,我们社会也常常对80后、90后的年轻人迷茫和缺乏拼劲的人生态度进行批评,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答:要多角度看这个问题。就年轻人自身角度来讲,一方面是需要对年轻人进行教育引导,使其要能担负起一定的责任;另一方面,加盟到一些企业也属于创业。现在社会专业化分工越来越细,创业能促进企业和自身的发展,不一定是坏事。
其次,能担负起创业的是少部分人,这需要创业精神,如果劝他创业,走走碰碰他会逃回来的。他自己选择创业,再苦再难也会勇往直前。创业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需要有整合资源的能力。现在创业不同于上世纪80年代,各种投资多,投入多。
再次,政府和社会也要反思,给年轻人创造的创业环境如何。我1997年在美国学习时发现,美国年轻人有好的想法,一堆人要投钱,100万给你,投不成功我认了。中国整个链条还没形成,如果一个年轻人失败了,100万没了,他一辈子都要还这100万,这会扼杀很多年轻人的创业想法。因此,整个创业环境还是需要改善的,至少要像美国天使投资等一样。有了好的氛围,年轻人就敢试敢闯。
所以,一方面要教育引导大众创新,另一方面要改变观念,营造好的创业环境。现在很多小企业生存困难,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无论是投资环境还是国家政策扶持,都是综合性的。不管怎么说,延续改革开放以来改革创新的精神,不仅对年轻人,对领导干部也是需要的。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与红豆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合影
 
响应“走出去”在柬埔寨打造西港特区,成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江苏成名作
问:“一带一路”开创了中国改革开放新局面,中国以开放自信的大国担当,将改革开放成果与世界分享,积极探索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新模式。在这个背景下,红豆集团主导开发的“一带一路”项目——西港特区取得了阶段性发展成果,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建设这样一个工业园呢?
答:红豆集团于2007年联合中柬企业共同开发建设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一方面是响应国家“走出去”的号召,为中国企业搭建进入东盟、辐射世界的集群式投资贸易平台,帮助企业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有效实现国内优势产业的转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实现企业自身的发展,通过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从而提升企业自身的竞争力,提高企业的国际经营水平,培养人才队伍。
当时的背景是,中央号召企业“走出去”,通过在境外办厂试点走向国际。红豆集团选择在柬埔寨办厂,有多方面原因:首先,柬埔寨是佛教国家,当地文化和中国较近,有10%的华人,和中国关系友好;其次,那边劳动力成本最低,同样1000人的工厂放在柬埔寨,可以大量降低劳动力成本,至少多获得3000万的利润;再次,税务等其他成本也最低,面向欧美又享受不发达国家的优惠。
最早我们是他们的招商对象,但几家股东合作不太顺利,园区开展并不顺利。后来商量让我们主导重新起航,重新选地方规划,就成功了。现在在党中央“一带一路”政策下,园区更加生机蓬勃,现在已经实现了5平方公里的开发,有130家企业入园,其中90几家是中国大陆的,解决了2.1万多人的就业。园区规模将越做越大,未来会达到300家企业,10万人就业,打造成新城。这个项目得到了各方面的肯定,非常成功。在“请进来”方面,江苏打造了一张靓丽的名片——苏州工业园。在“一带一路”方面,我们打造了西港特区,成了新一轮改革开放江苏的成名作。
问:西港特区已然成为“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共赢的样板,您认为西港特区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答:习主席说西港特区是中柬合作的样本。总结西港特区的发展,我们认为,是“八方共赢”的建立理念让我们越走越稳,即与股东、员工、顾客、供方、合作伙伴、政府、环境、社会(社区)等八方的共赢关系。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将发展成果惠及周边,做“亲诚惠容”的传播者及践行者。具体为生态和谐,坚持绿色发展,合规经营,严格遵守法律法规。授人以渔,重视本土人才培养。履行社会责任,造福当地民众。扎根当地,发挥共赢理念,当地老百姓都很拥护我们。



2016年12月1日,红豆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在柬埔寨-中国企业家论坛暨金融发展论坛上发言
 
依靠国家的开放与自信,力争带领红豆成世界500强
问: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我们看到红豆集团也在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去年红豆集团荣获全国“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先进民营企业荣誉,参与精准扶贫,红豆集团的初衷是什么?
答:一方面,企业占用了社会资源,理应回报社会。另一方面,企业领导人思维要改变。我兼任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和无锡工商联主席,我每次都会讲到,企业的总资本不代表你的注册资本,企业的总资本包括有形资本和社会资本。比如一个公司有形资本10个亿;因为社会的正面评价,价值可能增加10个亿,总资产就是20个亿。所以一个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就在积累正的社会资本,履行社会责任不是付出,也是积累。
相比于政府扶贫,企业扶贫特别在产业扶贫上更有优势,比如红豆2008年成立“红豆慈善基金”,已连续数年对符合条件的困难职工进行救助,帮助职工解决子女上学、大病就医、因灾致困等生活实际问题。2017年我们还设立了全国首个党内关爱私募基金——无锡红豆关爱老党员基金。2015年6月,新疆红豆服装有限公司在霍尔果斯开工,成为红豆集团实业扶贫、产业援疆的重要项目,解决了300多人的就业,其中大部分是生活比较困难的少数民族。新疆霍尔果斯的服装厂是我们产业援疆的举措,通过企业文化熏陶和培训组织,对当地稳定非常有好处。通过这项举措,我们既肩负起了社会责任,又增进了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企业扶贫也要更精准、具有实效和长效性,2018年红豆向江苏民营企业精准扶贫基金会捐资5000万元,为脱贫攻坚再出力。
问:改革开放从1978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提出,到80年代的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速发展,再到现阶段的全面深化改革,不同的历史节点让我们深切感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变。今天,站在改革开放的新起点上,您如何评价我们这40年的改革开放?
答:四十年来祖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GDP发展成为全球第二,改革开放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发展契机。总书记说了,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们的今天。的确如此。没有改革开放,也就没有中国的明天。过去中国因为改革开放迎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应该把这个好的经验坚持下去。
2018中国民企500强峰会邀请我做主旨演讲。我提出,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民营企业家要有三个大局意识:改革开放的大局意识、科技创新的大局意识、承担社会责任的大局意识,企业家应该多担责任。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红豆的今天和明天,民营企业所有员工都是受益者,应该是改革开放的推动者、拥护者、践行者。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多做贡献,让祖国越来越好。
问:您对中国未来改革开放有何展望?
答:我非常荣幸,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和总书记握手四次:2012年全国民营企业党建会上;2012年10月十七大接见江苏团代表时;2016年8月17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上;2018年8月27日,第二次“一带一路”推进会上。
2016年,习总书记从秦始皇讲到邓小平,中国历朝历代,当国家有信心时,就会把大门打开,就会更加自信,国力更加强大,形成大门进一步打开的良性循环。总书记提到,自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以来,谁也不想回到改革开放前,可以看出总书记坚定改革开放的理念是非常强的。博鳌论坛上,总书记提出,我们把门打开是自信的表现,把门打开一定会更加强大,我们国家一定会越来越开放、强大。
我们未来要打造“四个红豆”,实现“八方共赢”。“千亿红豆、智慧红豆、美丽红豆、幸福红豆”,把企业变为世界500强企业。有这样一个大的环境、政府支持、红豆人的努力,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实现这一目标。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与红豆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