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年度发布】紫金经济信心指数第三年发布,民众经济信心指数逐年攀升
标签: 2017-12-28
内容提要:时值岁末,由紫金传媒智库团队打造的《中国民众的经济信心指数报告(2017-2018)》于今天上午在南京市江北新区隆重发布,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与江苏紫金传媒智库合作共建“江苏紫金江北新区创新研究院”签约仪式也同期举行。

       继2015、2016年紫金传媒智库连续两年岁末发布“紫金经济信心指数”并引发强烈社会反响后,今天,紫金传媒智库在南京市江北新区研创园第三年发布“紫金经济信心指数”,该指数包括《中国民众的经济信心指数报告(2017-2018)》和《中国经济信心大数据报告(2017)》两大板块,从不同视角反映了中国民众的经济信心,并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趋势有所预见。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与江苏紫金传媒智库合作共建“江苏紫金江北新区创新研究院”签约仪式也同期举行。



发布会现场
 
       出席本次发布会的嘉宾有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陈潺嵋,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局长裴清海,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科技创新局副局长聂永军,紫金传媒智库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周晓虹教授,紫金传媒智库副主任、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院长孙建军教授,紫金传媒智库秘书长、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闵学勤教授,以及数十位紫金传媒智库的高级研究员和研究员。经济日报、香港商报、新华日报、扬子晚报、南京晨报、现代快报、江苏卫视、江苏城市频道、江苏广播电台、南京日报、金陵晚报、大众证券报、南京电视台、南京广播电台、新华网、澎湃网、中国江苏网、新浪网、凤凰网、中新网、和讯网、交汇点、紫金山、龙虎网、南报网等全国近30家媒体也前来报道。

紫金传媒智库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周晓虹

       在发布《中国民众的经济信心指数报告(2017-2018)》时,紫金传媒智库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周晓虹主要介绍了该报告诞生的背景及主要结论。


总体经济信心指数年度比较

 
       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团队延续了前两年随机抽样和问卷设计方法(可做持续年度比较),对2017年中国民众经济信心当前和预期指数进行调研。通过面向中国北京、上海、深圳、沈阳、成都、南京、郑州、苏州、徐州、洛阳、宜宾、铁岭和东莞等13个一、二、三线城市5300个随机样本的电访,从国家经济发展、就业形势、家庭收入和消费意愿等四方面了解中国民众对当前经济状况和未来发展趋向的评价,获得民众的总体经济信心指数为64.79,相较2016年的CECI(58.90)及2015年CECI(56.68),上升幅度显著,分别达到了10.00%和14.38%,且2017年的当前经济信心指数为57.94,远远高于2016年同期的50.58和2015年的46.70,增幅分别达到14.55%和24.07%;同时民众面向2018年预期经济信心指数为71.64,远高于50基准线21.64的点,对即将到来的新年经济充满信心。
具体分析来说,本次研究主要得出以下这些结论:
       1,2017年度中国民众总体经济信心高涨,同比跃升10%,民众预期经济信心指数成功突破70,经济回暖及十九大顺利召开显著拉抬民众经济信心。

 

中国民众的经济信心总指数及当前、预期指数

 
       今年民众经济信心指数的大幅攀升与十九大的顺利召开不无关系,调查结果显示,78.72%的民众认为十九大对我国经济具有提振作用,在全球经济回暖的大背景下,十九大提出“美好生活”的目标以及对控制房价的定调无疑给广大中国民众吃了一颗定心丸。此外,2017年也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宏观经济稳定性增强,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统计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9%,经济增速连续9个季度保持在6.7%—6.9%的区间,同时期内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342元,同比名义增长9.1%,扣除价格因素以后实际增长7.5%,继续高于经济增长速度;加上“三去一降一补”、对实体经济的振兴以及坚持创新驱动,推动传统经济向互联网经济转型等国家政策,各方面的利好因素共同作用,耦合激荡,为我国经济增速继续在合理区间中高速运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增强了民众对经济形势的信心。
       2,收入和文化程度越高的民众倾向于对国家总体经济抱有更高的信心,且趋势更加明显。

 

总体经济信心指数的受教育程度比较


总体经济信心指数的收入比较
 
       在月收入在1000元以上的群体中,民众的总体经济信心指数明显地呈现出随收入增长而提高的趋势,尤其是月收入10000元以上的民众其总体经济信心指数达到67.37,排位第一,且信心指数高出月收入在5001-10000元区间的群体近1.5个点,而在去年,月收入10000元以上的群体信心指数仅排第二。文化程度对民众经济信心的影响主要表现在持有本科以上学历的民众最看好国家总体经济发展。高收入群体和高知群体掌握更充分的信息,拥有更理性的逻辑,其对我国经济发展形势做出的预判或可以作为国家经济运行的晴雨表,理性信心预示来年经济持续向好的发展势头。
       3,低收入群体当前经济信心指数首次迈入“乐观”区间,经济改革成果惠及面实现质的飞跃,但该群体的当前信心指数距离预期信心指数仍有较大距离,而且低收入群体的预期经济信心指数被中等收入群体反超,“马太效应”更为明显,发展不均衡问题值得关注。
 

中等收入群体和低收入人群的总体经济信心比较
 
       低收入群体对当前经济的信心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我国经济改革成果的效度。2017年度,低收入群体当前经济信心指数达到51.90,而这一指数在去年仅为47.08,表明低收入群体对当前经济的信心实现了从“悲观”向“乐观”的跨越,这也是对我国经济改革深度和广度的印证。低收入群体的当前经济信心指数和预期经济信心指数相差17.22个点,而中等收入群体在这两个指数上的差异仅为9.35,二者之差(7.87)比去年(4.81)更高,而且不同于以往,原本更为理性、对预期经济判断更为保守的中等收入群体对于明年总体经济的信心也超过了低收入群体。
       4,一线城市总体经济信心指数重返第一阵营,其中深圳经济信心指数提升最为迅猛, 新经济的发展对民众经济信心的提拉作用日益凸显。
 

总体经济信心指数的地域比较


总体经济信心指数的地域比较(一、二、三线城市)

 
       以北京、上海、深圳为代表的一线城市总体经济信心指数达65.57,高于二三线城市,位居第一,这是在去年被二线城市超越后的一次回归。这与2017年房价在各城市的变动情况相匹配,房价压力逐渐扩散到二三线城市,成为民众经济信心指数提升的限制因素,反观一线城市,限购政策愈发严格,对房价产生了一定的抑制作用,助推民众经济信心的进一步提高。房价对民众经济信心的影响可见一斑。
       深圳今年的经济信心指数在十三个城市中表现最为亮眼,由去年的第十(57.91)迅速上升至今年的第二(66.80),同比提升15.4%,涨幅在十三个城市中居于首位。这一方面可能与深圳今年经济稳中趋好,经济增长率排名全国前列有关,另一方面与深圳市从传统经济向互联网经济转型成效显著,新经济持续发力也不无关系。与深圳相对的,是洛阳、铁岭两座城市,由于产业转型和升级的步伐较为缓慢,传统重工业后劲不足,民众的经济信心指数也相应较低。
       5,经济信心指数的四个维度中,民众对当前就业形势的信心首次迈入“乐观”区间,经济形势信心指数涨幅最大,消费意愿信心指数微弱提升。

 

总体经济信心指数在四个维度上的比较
 
       2017年民众的就业形势信心指数依然低于经济形势、家庭收入和消费意愿这三个维度,但值得一提的是,当前就业形势信心指数首次超过基准线(50),意味着三年来,民众对当前就业形势的判断首次到达满意的标准,国家在2017年实施的促进就业创业的政策,尤其是坚持深化“放管服”改革,不断优化创业环境,增强创业带动就业能力的举措取得成效。
       四个维度中,经济形势和就业形势这两个宏观层面的信心指数涨幅较高,二者较2016年分别上升了25.65%和12.23%,而微观层面的两个维度——家庭收入和消费意愿的信心指数涨幅相对较低,二者的上升幅度均不超过10%,其中消费意愿信心指数同比仅提升3.13%。民众对于宏观和微观维度的信心上升幅度不一,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民众心中“国家经济增速高于个体收入增速”的认知,如何让人民更深入地共享改革成果或许是政府下一步可以考虑的工作重点。
       6,三线城市显现消费崛起倾向,预期消费意愿高于一二线城市,且消费升级趋势日渐明朗;一线城市民众购房意愿下降,进而导致了该群体预期消费意愿的回落。
 

城市发展水平影响对消费意愿的认知
 
       2017年,预期消费意愿信心指数随着城市发展水平的降低而提高,这一趋势与2016年截然相反。三线城市的消费意愿信心指数跃居首位,一线城市垫底,而且一线城市的预期消费意愿还有所下降,由71.25降至71.00。对比去年一线城市民众对于不同消费品类的消费意愿,课题组发现一线城市民众买房的意愿有所降低,相比二三线城市购房意愿大幅提升而言,一线城市在住房这一消费意愿上的变化引人注目。课题组认为,政府在一线城市推行的抑制房价政策及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等观点还是遏制住了一部分民众的炒房欲望,可能有助于从需求上改变房价的发展趋势。
       7,民众2018年的消费和投资计划中,对教育、旅游和数码类产品的需求有较大程度的提高,消费结构转型继续,而选择储蓄和日常消费的民众比例较去年则有所下降。
 

被访民众消费趋向的年度比较
 
       在各消费品类中,教育和旅游仍是除日常消费外的主要消费点,且在消费观念继续升级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民众更愿意在教育和旅游上投资,与去年相比,选择教育和旅游的人群占比分别提升了9%和6%,反观日常消费的需求,则下降了3%。
       除日常消费之外,储蓄是其他消费品类中民众消费意愿有所下降的唯一一个分支。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以及互联网新金融平台的推广,民众对“去银行存款”的需求日渐衰微。腾讯调研数据显示,2016年,37%的用户在银行中的流动资金相对减少;其中,79%的用户资金迁移到了新金融平台;85%的用户更习惯在日常消费中使用手机支付,互联网新金融平台的效率、快速、简单等优点吸引了大批民众从储蓄向互联网资金管理工具的转移。未来,储蓄的需求可能会进一步降低。
       8,民众的总体经济信心指数在年龄上的分布依然呈现中间低、两头高的趋势,40-49岁年龄群体的经济信心三年连续垫底;从细分维度的经济信心来看,“90后”的家庭收入当前信心指数最低,但该群体对未来家庭收入的提升充满信心。
 

总体经济信心指数的年龄比较
 
       在总体经济信心指数与年龄的关系上,调查结果表现出了高度的稳定性和一致性,40-49岁年龄段的群体三年来对国家经济的信心均最弱,这部分人群处于人生的中年阶段,孩子面临成家,老人健康问题更加突出,而自身事业又大多进入瓶颈期,各方面的压力和焦虑使得该部分群体容易陷入“中年危机”,对生活的满意程度及对未来的期待相应也会较低。相比之下,老年人已退出劳动力市场,年轻人尚未或刚刚进入劳动力市场,对于经济形势的敏感度相较于中年人更低,他们对中国经济信心的乐观心态也反映了对自身生存状况与国家大体经济形势的满意度,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坚定信念。
       在信心指数的细分维度上,18-29岁群体(绝大部分为“90”后)对当前家庭收入信心最弱,可能是由于该群体大多刚开始尝试经济独立,但又尚处于职业的初期阶段,较难获得高水平薪酬,青黄不接的体验影响了其对当前家庭收入的满意程度。但是当下的家庭收入并没有拉低“90后”对预期家庭收入的信心,这一群体对预期家庭收入的信心指数近乎80,基于对未来收入的高预期而努力的这一批“90后”或许可以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又一架马车。
       9,总体而言,对经济信心的认知“乐观派”比“悲观派”仍然多近一成,十三个城市的“乐观派”比例均高于“悲观派”比例,南京“乐观派”比例超60%。
 

聚类分析得到的“乐观派”与“悲观派”比例


各城市“乐观派”和“悲观派”的分布比例

 
       通过两步智能聚类分析发现,可以将所有被访者自动归为两派,即“乐观派”和“悲观派”。乐观派(54.6%)在总人数中所占的比例仍然比悲观派(45.4%)高近一成,这一结果与去年几近。区分悲观派和乐观派最重要的因素是对经济形势和就业形势的判断。从两步聚类的变量重要性排序可看出,影响聚类的最重要因素是“明年国家经济发展的总体预期”和“今年国家经济发展总体形势”;排第二阵营的因素是“今年国家总体就业形势”和“明年国家就业形势预期”;“今年家庭总收入满意度”进入到影响因素的第三阵营。区别于2016年数据的是,相较于对各项指标明年预期的认知情况,今年的经济、就业形势和家庭总收入满意度等对于现状的认知变量更影响到被访者乐观与否的态度。
       被访的十三个城市中,“乐观派”均多于“悲观派”。具体到“乐观派”和“悲观派”在各城市的分布,南京的“乐观派”最多,比例达到61.80%。将十三个城市划分为一二三线城市后,可以发现,一线城市中“乐观派”占比最高,高出“悲观派”10个百分点。二、三线城市“乐观派”占比依次位列其后。
 

紫金传媒智库特约研究员李军博士


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王宁博士
       作为《中国经济信心大数据报告(2017-2018)》两位主要研究人员,紫金传媒智库特约研究员李军博士和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王宁博士共同发布该报告。
       该报告选取能通过互联网公开访问的所有主流新闻媒体和网站发布的新闻类文本作为研究对象,并结合国家统计局、人民银行等权威部门发布的经济运行数据进行对比分析。时间维度上按照年、季度进行统计,分析了2014至2017合计4年共16个季度的汇总数据。方法上通过引入计算机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通过情感分析,构建了含有1800多条情感词汇的词典库。研究的内容主要包括总体舆情信心指数分析,按照经济、就业、收入和消费的四个主题分析。为了更好地应对十九大报告提出的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和困难,报告还围绕2017年12月2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的供给侧改革的结构性、经济发展的驱动力、经济运行的主要风险等三个影响和决定中国民众经济信心的重点领域进行了有针对性的研究。
       新闻舆情大数据研究表明:2014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经济舆情大数据信心指数呈现出“先升后降,再回升企稳后继续上升”的形态,这与我国经济实际运行的数据相互印证。通过对新闻舆情大数据的分析和解读,我们有以下几点发现:


 
       1,新闻大数据的舆情经济信心指数与中央“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同步,过去三年呈现出逐年递增趋势,这既是我国民众经济信心现状的真实表现,也从侧面印证了我国经济发展企稳回升的事实。
       2,从主题来看,经济主题舆情信心指数与企业景气指数的走势最为相似;就业主题舆情信心指数整体最为乐观,国家双创战略取得了初步成效;收入舆情信心指数与当期收入感受指数趋势最为一致,媒体的报道更多地关注居民的收入。
       3,从区域来看,西部地区舆情信心指数一枝独秀,四年来持续提升;东北地区信心增幅最快;京津冀区域舆情信心最足,长三角区域舆情信心反转向上,珠三角信心尚需提升。
       4,从城乡二元结构来看,城乡舆情信心指数近三年均持续上升,农村对经济发展的信心更足。
       5,从行业来看,互联网和文娱等新经济舆情信心指数近年来始终高度乐观,中国制造舆情信心指数触底反弹后快速上扬,房地产舆情信心指数最低,压力不减。
       6,从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驱动力来看,投资舆情信心指数随GDP企稳后,快速上升,投资有望恢复增长趋势;伴随着我国出口正在恢复高速增长,出口舆情信心整体呈现先降后升并企稳的趋势。消费舆情信心指数整体平稳上升,突显其对经济的稳定剂作用。
       7,从风险防范来看,金融风险逐年引起更多关注,房地产风险和生态环境风险次之。民众对房地产领域产生风险的预期最高,其次为环境,对金融业发生风险的预期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