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年度发布】 CECI主创人员答记者问
标签: 2017-12-29
      昨天,由紫金传媒智库团队打造的《中国民众的经济信心指数报告(2017-2018)》正式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度中国民众的总体经济信心指数(Chinese Economic Confidence Index,简称CECI)为64.79,首次跨入60以上的区间,相较于2015年和2016年有大幅提升。细分来看,中国民众的当前经济信心指数为57.94,高出去年7.36个点;预期经济信心指数则成功突破70大关,达到71.64,表明民众的预期经济信心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中等收入群体(个人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学历在本科及以上、职业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总体经济信心指数为67.25,高于平均水平2.46个点,该群体信心显著。


       发布会吸引了来自全国近30余家媒体前来采访报告。答记者问环节,媒体争先提问。紫金传媒智库主任、高级研究员,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周晓虹,紫金传媒智库秘书长、高级研究员,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闵学勤教授,紫金传媒智库特约研究员李军博士,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王宁博士等回应了记者的提问。
以下选取了本次发布会上的部分精彩提问和回答:

 

中国江苏网记者提问

       中国江苏网:在报告当中发现,中国民众消费趋向中教育和旅游仍是主要消费点,分别增加了9%和6%,比率很大,能不能分析一下原因?

紫金传媒智库秘书长、高级研究员,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闵学勤教授

       闵学勤:去年旅游和教育也是领跑消费趋向,原因也包括一线和二线城市房地产降温,让出来的点给到了旅游和消费。去年的调研也发现,旅游和教育也是处于消费前两位。

紫金传媒智库特约研究员李军博士

       李  军:教育和旅游消费的比例上升一定程度上可以归因为储蓄等消费下降,此消彼长。

金陵瞭望记者提问


       金陵瞭望:请问本次电访中经济信心指数的样本是个人还是家庭?举例来说,一个家庭中,丈夫收入高、妻子收入低,会不会丈夫的经济信心指数高反而妻子的经济信心指数低,且妻子的幸福感很低,那么经济信心指数和幸福指数有没有内在联系?

紫金传媒智库主任、高级研究员,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周晓虹


       周晓虹:一个家庭中因为先生掌握很多钱,但是太太的经济信心指数很低,这种家庭其实不是生活中的常态。尽管花钱要请示先生,太太还是能够感受到家里的经济状况。

       闵学勤:这涉及到调查方法的问题,访员拨通电话若不拒访,那么我们希望户主来回答。我们在分析中就性别差异做了独立样本检验,发现性别无差,即男性和女性在经济信心指数上没有显著差异。

       李  军:在样本单位上,因为选取的是手机号码样本,所以实际上调查的是个人不是家庭,在拨打电话过程中,一个家庭中先生和太太同时被抽中概率极低。

香港商报记者提问


       香港商报:一线城市的尤其是深圳民众的信心指数重返第一阵营,除了新经济的拉动外,是否有其他原因?

       周晓虹:深圳从改革开放伊始,一直是中国经济成长中的弄潮儿,除了地理位置优越比邻香港、经济特区的倾斜政策、经济转型等原因外,还包括深圳人口比例的特点,中低收入人群数量多、新型创业人才数量多。在有利于经济信心提振的因素中,深圳占很多项。

澎湃网记者提问

       澎湃网:在结论中发现,一线城市居民的乐观度高,但是上海和南京却相反,除了上海人比较理性,还有没有别的原因?低收入人群、三线城市对当前判断和未来预期差距很大,当前收入低反而预期高,预期究竟是什么?是期望因素更多还是一种基于当前现状的理性判断?

       闵学勤:南京不在一线城市的范围里,在我们的抽样城市里,只有北京上海深圳是一线,其中深圳的经济信心指数居高,领跑整个一线城市指数,北京也不落后。反观去年,二线城市经济信心指数领跑,今年被一线城市反超。

       周晓虹:2016年上海的经济增长超过平均增数,但改革开放以来,上海占GDP比重其实是逐渐下降的。另外,上海人的生活质量在升高但不是大的起伏。加之上海人比较理性,对未来经济的评估是基于对经济增长规律的认识,不会盲目乐观。因此,上海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理性城市之一。从数据来看,三线城市当前评价低但对未来预期非常高,可能是由于其没有达到上海人的理性。在未来的持续调查中,如果居民的当前评价和预期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小,我们就可以说民众越来越理性,并且民众对当前的肯定度越来越高,对未来不切实际的想法少了。

新浪网记者提问
 

       新浪网:在报告中对中等收入群体屡次提及,为什么中等收入群体的经济信心对社会很重要?

 

       周晓虹:我国的中等收入群体相当于西方的中产阶级,这个群体的构成包括三个部分:国家和社会组织的管理者,即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人;经理阶层,他们是市场经济第一线的经营者;各类专业技术人员,他们是推动科技进步重要力量。这些人是社会的中坚,担负着社会变革的责任,他们通常受到过良好教育,学识和技术处于社会前端,收入也处于社会中上,这一群体对国家和经济发展的作用不言而喻,如果这一群体对国家经济没有信心了,那么会对国家和社会的前途产生消极影响。在调查中发现,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抱有积极乐观的态度,那么我们可以欣喜地认识到未来几年,我国经济信心提振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政策很好地配套、产业结构调整到位、及时认识到国内外的发展变化, 那么中国经济的航船可以一帆风顺。

南京晨报记者提问


       南京晨报:数据显示民众的消费意愿强劲,教育和旅游增长的绝对指数很大,其中证券投资比率增长也很大,投资机会多元化,请问能否带来投资上的建议?

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王宁博士


       王  宁:从2014年到现在,中国居民对消费的信心总体上是先降后升,与GDP相符合。随着经济发展趋势走向明朗,民众的消费信心明显回升,这在旅游、教育等领域的消费增加得到验证,同时民众的消费能力、消费欲望都有了新的变化,更加注重美好生活需要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