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联合发布】“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研发团队答记者问
标签: 2017-07-03
        昨日,南京江北新区和紫金传媒智库联合发布了《2017南京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报告》,发布会结束后,各路媒体记者争相提问,全面了解该指数研发更多细节。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科技创新局局长方靖,紫金传媒智库秘书长、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闵学勤,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裴雷博士,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颜嘉麒博士等回答了记者提问。


新华日报记者提问

 
        新华日报:请问方局长,江北新区成立两周年之际推出“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这与江北新区自主创新先导区建设有什么关联?
 


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科技创新局局长
方靖
 
        方靖局长:自主创新先导区是南京江北新区的战略定位,省委也要求江北新区成为全省未来创新的策源地、引领区和新增长极。我们一直希望用定量的方法描述江北新区的创新活力,因此才有了这次与紫金传媒智库的合作。
        在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的编制中,我们希望在国家自主创新先导区的战略定位下去建立科学的指标评价体系和一整套围绕创新要素的数据检测方法,并通过定量研究生成客观结果,最后形成建议。通过这样的工作,既和自己比,也与其他先进的地区相比较。我们要看优势、瞄趋势、找差距,创新活力指数的评估也为未来江北新区的工作提供指引,推动新区更好地发展!
        新华日报:我的第二个问题是,我发现在报告中,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在2014年有明显下降趋势,请问这是什么原因?



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
裴雷博士

 
        裴雷博士:关于2013年到2014年增速放缓现象的问题我来回答,这有几方面原因:第一,说明我们的报告十分真实,忠实于政府的原始数据,未曾加工处理,2013-2014年增速放缓也是当年统计口径的真实反映;第二,我尝试着从数据角度去解释,在这几年,江北新区整个产业尤其是化工产业的搬迁,以及进出口贸易等波动都对经济有影响。在我们的统计中,这些波动是正常的,在个别年份的下降也是可能的。但从总体来看,各项指标都呈现上扬趋势,特别是在我们所聚焦的反映创新活力指数的数据中,都是向上的。
 

经济日报记者提问

 
        经济日报:请问裴老师,江北创新活力指数只是针对江北新区自身,还是具有普遍的针对性?其余18个国家级新区都有创新数据吗?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和它们比较,有什么独特性?
        裴雷博士:创新是国家级新区发展非常重要的条件,因此很多新区都在做创新评价。但各个新区定位有差异,我们设计的创新活力指标体系是结合江北新区的发展目标和任务,用数据指标去定位、去发现问题,并不断完善优化。在这个过程中支持政府的决策,更好地讲述江北发展故事,这也是此次发布指数的初衷。


澎湃网记者提问

 
        澎湃网:请问颜老师,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的研发是否建立了大数据库?这将为江北、南京乃至江苏的创新发展有什么样的推动作用?
 

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
颜嘉麒博士

 
        颜嘉麒博士:课题组成员前期收集和整理了大量的数据,并对数据来源可靠性和权威性都进行了专家论证分析,逐渐从200多个指标精确到31个观察指标,建立了专业的大数据库。我们希望这个大数据库以及创新活力指数评价体系能给江北新区的顶层设计和统筹规划提供决策支持。我们也非常赞赏江北新区用大数据和研究院来引领经济创新发展的做法,我相信这将成为新区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和新动力。
 

江苏电台记者提问

 
        江苏电台:请问闵教授,据我所知,紫金传媒智库已经不止一次参与主导这样的指数项目,这是一般智库的常态吗?未来智库还有什么样的计划、与江北新区还有什么样的合作?
 

紫金传媒智库秘书长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
闵学勤

 
        闵学勤教授:感谢您一直关注紫金传媒智库。正如您所说,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是智库面向全国,乃至全球发布的第三种指数。我们在2015年12月28日和2016年12月28日发布了两轮《中国民众的经济信心指数》,每年12月28日,我们都会固定发布这个指数,以预示来年经济走势;2016年年7月10日,我们发布了第一轮《中国A股上市公司创新指数》,涵盖近3000家上市公司创新能力的评估,均由智库“大数据与社会计算研究中心”团队独立完成。
        智库作为第三方,在评价江北新区的创新活力方面具有独立性和公正性的优势。紫金传媒智库与江北新区一样也刚刚走过两年的历程,今年年初两位“年轻的智者”走到一起,开始研发首创国家新区创新活力指数,为的就是将江北新区打造为创新策源地。未来我们将保持更紧密的合作,除了每年此时会发布新一轮的“江北新区创新活力指数”外,双方合作共建的“紫金江北创新研究院”也正在筹划中。
 

大众证券报记者提问

 
        大众证券报:想问主创团队人员,现在这份报告中的数据都是由政府得来的,未来会不会扩展到新区的企业?会不会多一些定性研究,比如访谈、走访等?此外,创新活力指数有四个一级指标、十多个二级指标以及31个观察指标,未来的指标会不会随时调整,来保证指标不断地完整和科学?
        
裴雷博士:这两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这恰恰是我们专家团队要论证的,也是我们强烈想要做的事。量化的数据反映的是基本面,在反映创新活力同时,一些主观数据如居民幸福感、企业家信心等也具备影响力,也反映活力。在未来的指数设计里,我们也希望加入主观数据,这已经在规划之中了。
        这次报告只是选择了31个观察指标,我们备选的有247个,我们在保证数据的信度和完整度的情况下做出了精选。未来若时间更长一些,我们是可以把数据做得更丰满一些的。
        此外,在创新活力指数中,企业数据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我们去年做过上市公司的创新指数,上市公司做过哪些专利?专利是在哪些领域?这都是衡量标准。关于江北新区的创新活力指数评估,专利库我们已经做好了,每周会去各个专利局抓数据,如江北新区到底申请了多少专利?专利是什么?我们希望,加入了这些新的内容,未来江北新区创立活力指数会更加有血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