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三十六计”
标签: 2018-06-21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三十六计”
 
 郑安光
紫金传媒智库研究员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

        中美贸易争端数度波诡云谲,一会儿风高浪急山雨欲来,一会儿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而今警讯又传烽烟再起。本来经过三轮谈判,中美贸易争端虽然分歧犹在,但共识渐增,事情正在朝着危机化解的道路上不断推进。
        岂料5月29日,美国政府突然宣布要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并于6月15日公布了商品清单,宣布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措施。更有甚者,特朗普于6月18日夜又发表声明,在此前公布的500亿美元征税清单基础上,威胁再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以报复中国“无意改变与收购美国知识产权和技术有关的不公平做法”。真个是跌宕起伏一波三折。
 

 
        谋国之计,重在谋略。当前看似疯狂的举动,到底是所为何来?是象有些人说的那样他是“特没谱”呢?还是他自诩的深谙“交易的艺术”,是“交易大师”的高明举动?不过,考之以他最得意的1987年出版的《交易的艺术》一书,我们似乎可以一窥端倪。在此书中,他总结了谈判的若干策略,其中主要包括“大胆开价(Think Big),知己知彼(Know Your Market),以小博大(Use Your Leverage),大肆宣传(Get the Word out),针锋相对(Fight Back),言出必行(Deliver the Goods)”等等。
        此次中美贸易争端特朗普的种种手法,似乎无一不合了这些“交易的艺术”的式样。首先是对于谈判目标狮子大开口,从500亿猛增到2000亿,白宫甚至扬言“如果中国再次提高关税进行报复的话,美将再对另外2000亿美元货物加征关税”。而2017年中国对美国货物出口总额为4298亿美元。如果全部实施,这意味着世界上两个最大贸易国家和占世界GDP总量60%的两个最大经济体几乎要关上彼此经济将往来的大门。按照特朗普的说法,高要价可以在谈判中改变对方的心理预期,设定对自己有利的“锚点”。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特朗普显然对此深有体悟。客观地说,在中美贸易战中,他对彼此优势劣势的分析还是颇为细致深刻的。例如他的一系列加税威胁中,他从未触及纺织品和服装鞋帽,虽然2017年中国对美纺织品出口量达453亿美元之多,而这些几乎全部是中国的对美贸易顺差,差不多占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总量的五分之一。但特朗普深知中国物美价廉的服装鞋帽对于美国中下层百姓的生活意义重大,而这些人又是他自己的铁杆票仓。中期选举在即,即便是“没谱”如斯,他也绝不对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蠢事。而对于中国对美贸易的增长点也是“软肋”的电子信息和高技术产品,却是手起刀落,毫不容情。500亿美元的最新加税清单,主要针对这类商品。这也和他“以小博大”的策略紧密相关。毫无疑问,“中兴事件”是他利用杠杆,以小博大的神来之笔。但的确是集中我们的痛处,至今不得不仍在咀嚼这枚苦果。
 

        其余“大肆宣传”、“针锋相对”、 “言出必行”等策略都在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中有深刻体现。特朗普浸淫传媒行业多年,深谙大众传播之道。更不必说他早就获得了“推特治国”的“殊荣”。几乎每次中美贸易争端的重要时间节点上,他都通过推特点评发声。以至于国内外众多资本市场的交易者不得不随时关注特朗普的推特,并根据其最新内容改变交易策略。以至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此颇有微词,认为严重干预市场。不过显然特朗普的目的不是干预市场,而是通过生动而实时的言辞掌握公众舆论的主导权,对谈判对手“极限施压”。而“针锋相对”、“言出必行”更是其讹诈策略的不二法门。在谈判中极大提高赌注往往会压垮对手意志而使其放弃抵抗,从而起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奇效。这种“战争边缘”政策近来似乎让特朗普在朝鲜半岛问题等方面屡试不爽。他也因此当作一个法宝不断祭出。
 

        面对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三十六计”,我们当如何应对?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提到姑苏慕容氏有一种绝技,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对于特朗普自以为得计的“交易的艺术”,我们也要见招拆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对于他的“漫天要价”,只能以“坐地还钱”应之。通过坚实可靠的数据,驳斥其中美“不公平”贸易的谬论。更要全面引入WTO的世界贸易规则,而不是就中美贸易谈中美贸易,就贸易逆差谈贸易逆差,就数字谈数字。若是那样,就会陷入他的一套话语中难以自拔。我们不妨将美国大幅度放宽对华贸易限制和我对美投资限制大张旗鼓地提出来并加以宣传。不仅要想白宫和国会宣传,更要向美国民众宣传,深刻揭示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真相。而对于其通过漫天要价进而浑水摸鱼的痴心妄想,必须坚决予以制止。其实,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就美国的加税措施早已指出,美方“极限施压和讹诈的做法,背离双方多次磋商共识,也令国际社会十分失望。如果美方失去理性、出台清单,中方将不得不采取数量型与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做出强有力反制。”
 

        对于特朗普擅长的利用杠杆“以小博大”。我们更应该冷静应对。特朗普在中兴通讯的问题上自以为得计,不仅使美国政府获得了十多亿美元的罚款收入,还强迫中兴严厉处分相关人员并彻底改组董事会,据说还要向中兴派驻监督人员。面对这个让美国利益占尽的屈辱的“不平等条约”,特朗普不仅不知收敛,反而沾沾自喜地说放中兴一码是卖给中国领导人一个面子。过于纠结一城一地的得失,恰恰是中了特朗普“四两拨千斤”的计谋。攻其必救也应当是我们反制特朗普贸易讹诈的策略选择。对于农业、飞机、能源等领域也要精准发力,争取一击必中。提升美国对华出口汽车的关税无疑会让那些垂涎中国市场的跨国汽车企业将更多的生产转移到中国国内。这会让特朗普所宣称的“将工作机会带回美国”的承诺变成镜花水月。
        当然,贸易战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是害人害己的无奈之选。但所谓“忘战必危”,有时以战止战也只能是不得已而为之。尤其是对于装睡的人,你叫多大声都不会喊醒他,只有火烧屁股,他才会不得不醒。中国《三十六计》第二十七计叫做“假痴不癫”。其计云:“当其机未发时,静屯似痴;若假癫,则不但露机,且乱动而群疑;故假痴者胜,假癫者败。”在中美贸易纷争中,如果特朗普只是“假痴”,种种讹诈施压只是谈判策略,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达成交易,则尤尚可。但若他过度自信,“假作真时真亦假”,真要不顾底线随意乱行,照着自己的剧本演一出自说自话的独角戏,一条道走到黑,那就从“假痴”变成了“假癫”,是必败无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