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全球化形势下,江苏如何实现全面开放新格局?
标签: 2017-11-09

丁  宏

江苏省社科院区域现代化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党的十九大报告基于对经济全球化形势的精准判断,提出我国必须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谋求开放创新、互惠包容的发展前景,做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报告提出,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要坚持新发展理念,主动参与和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并将“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作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六项重点工作之一。

       开放是江苏的鲜明特色和突出优势,外资、外贸、外经等开放型经济主要指标连续多年保持全国前列,为全省经济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支撑作用。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在新的发展形势下,如何进一步强调“更高层次”和“全面开放”,着力构建江苏开放发展新优势,是推进我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保持区域竞争优势的关键战略,也是围绕“两聚一高”目标,加快“强富美高”新江苏建设的重点举措。

       利用外资是开放型经济中的重要领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利用外资是我们的长期方针。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障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2016年,江苏实际使用外资245.4亿美元,已是连续十多年在规模上居国内最前列,利用外资的结构效率稳步提升,对江苏经济的贡献度不断升高。然而,当前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的趋势仍未能得到根本转变;美国特朗普政府坚持“美国优先”的经贸政策,推动全球经贸规则从多边化向双边化发生转变,将直接影响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格局;我省吸引资本和技术密集型等高端外资面临发达国家竞争、劳动密集型等中低端外资面临东南亚国家和我国中西竞争竞争的“双重挤压”态势更加激烈;这些因素都对江苏的利用外资格局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对江苏外资在全国继续保持领先优势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在新形势下,必须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会议精神,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科学认识当前形势,准确研判未来走势,切实创新利用外资工作思路,实施“营商环境优化提升工程”,推进从制造业开放单兵突进向制造业服务业开放协同并进转变,从价值链低端向价值链中高端延伸,从要素成本优势向制度成本优势转变,从注重降低准入前门槛向注重保障准入后公平转变,从绿地投资为主向并购投资拓展,在保持利用外资规模继续走在全国最前列的前提下,以全面提高利用外资的质量和水平为突破口,推动江苏提升开放发展新优势,率先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

       一是积极破除服务业利用外资“玻璃门”,加强现代服务业与制造业的协同引进,进一步优化江苏利用外资结构。全球制造业向服务化转型的趋势愈加明显,服务正成为制造业竞争优势的核心来源。要以制造业与服务业协同开放,推动产业迈上中高端,助力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瞄准欧美等发达国家,重点对接世界500强企业,鼓励外资更多投向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先进制造业领域。加强与我省高端制造业配套的商贸物流、知识与信息服务、金融服务、国际市场服务等相关的现代生产服务业的引进,提升产业链服务水平。

       二是加强“引资+引技+引智”联动,构建开放创新生态系统,提升外资对江苏聚力创新战略的贡献度。支持外商投资企业建设研发中心,探索支持外商投资企业参与我省科技计划项目。参考上海支持外资研发中心政策,吸引海外知名大学、研发机构、跨国公司在江苏设立全球性或区域性研发中心,鼓励外商把更高技术水平、更高附加值含量的生产设计环节和研发机构在江苏布局,使外资研发机构成为我省自主创新体系的组成部分,促进我省创新型省份建设。学习借鉴广东、浙江创新载体发展经验,依托我省中外合作产业园区和特色小镇,打造跨国企业主导产业链的价值创新园区。

       三是发挥好“走出去”与“引进来”的协同效应,鼓励本土企业海外并购后进行逆向投资,吸引国际高端生产要素。利用好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吸引外资的机遇期,鼓励本土企业走出去,并购海外优质资产,整合上下游产业链,从而成为价值链的控制者,“虹吸”国际上先进的高级生产要素。同时,利用内需市场吸引力,将国外的高端生产要素、生产环节和总部经济引入到省内,为我省高水平引资提供支持,实现“引进来”与“走出去”的良性互动,更加主动地参与国际产业分工和资源配置,提升江苏在全球价值链和创新链中的地位。

 

       四是以“1+3” 功能区战略为导向,分类指导打造利用外资高端平台,优化江苏区域开放新布局。江苏按功能谋划“1+3”全省区域发展新格局,有利于打破传统的地理分界、行政壁垒,促进各地发挥各自优势,实现差异发展、协调发展和融合发展。对跨国公司而言,变区域市场分割整合为区域统一市场,有利于在更大范围内实现资源的统筹优化配置。以“1+3” 功能区战略为导向,加大创新力度和政策协调,分类指导打造国家级新区、开发区、高新区等利用外资高端平台,把苏南、苏中、苏北三大区域发展的梯度扭转为吸引外资的新优势,有利于外资在江苏打造产业链集聚发展的新态势和产业圈协同发展的新模式,实现外资在江苏的深耕发展。

       五是促进引资方式精细化,推动招商引资体制机制新突破,为江苏利用外资工作提供新动力。组建我省各级投资促进机构,深化投资促进机构人事和薪酬制度改革,实行领导班子任期制、员工岗位聘用制和绩效工资制。建立新招商引资政策体系,支持各市、县、开发区(园区)在国家政策允许范围内可以因地制宜制定出台更加“管用”的招商引资政策。坚持国际化、专业化和市场化方向,建设高素质招商引资专业队伍。支持地方试点招商外包。建立产业招商联盟和招商引资智库,对招商引资成绩突出的单位和个人给予激励。

       六是加快复制推广自贸区经验,进一步建设国际化法治化投资营商环境,打造最佳利用外资省份。十九大报告提出“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要积极对接国际先进理念和通行规则,加快复制推广自贸区经验,进一步简政放权,积极探索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和贸易规则体系相适应的管理体系,探索建立以投资者和投资企业信息报告和公示制度为基础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建设稳定透明可预期的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加快形成有利于培育我省利用外资新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的制度安排,打造开放层次更高、营商环境更优、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