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股市风潮调查系列报告之媒介责任数据分析
2015中国股市风潮调查系列报告之媒介责任数据分析

王成军 杜骏飞等
(杜骏飞,紫金传媒智库副主任,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教授,博导)

        股灾是股市灾难的简称,是指股市内在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时突然爆发的股价暴跌。股灾不同于一般的股市波动,也有别于一般的股市风险。股灾容易引起社会经济巨大动荡,并造成巨大损失异常经济现象。
        根据财新网报道,在期待股市5000点到来之时,5.28暴跌突至,当日沪指大跌6.5%,上证综指收于4620点。端午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沪指再受重创,单日大跌6.42%,收至4500点以下。一周后,6月26日,A股跳空低开,沪指跌幅7.4%,创业板下跌8.9%,两市跌停个股逾两千只。7月4日(周六),监管层连出救市政策以挽救市场信心,包括:25家公募基金积极申购偏股型基金;21家证券公司出资不低于1200亿元投资蓝筹股;上交所和深交所共28家企业暂缓IPO。但救市政策并未奏效,7月6日周一开盘,在权重股护盘的情况下沪指高开低走,尾盘涨2%,勉强守住3700点,当日港股跳水,恒指跌逾3%。至7月8日收盘,两市共1312只股票停牌,占A股市场的47.2%;当日A股再跌近6%,收至3500点附近,恒指也大跌5.84%。
        以下,我们从社交媒体(微信与微博)、传统新闻、互联网(包含搜索与跨媒体传播)三个渠道的庞杂数据出发,尝试提炼结构化的信息,初 步展现关于股灾的舆情关键点。

一、微博呼告 微信问责

        为了解来自微信端关于股灾的舆情,我们分析了微信公众号的信息,时间跨度为2015年7月1日至7月8日之间,累计收集到776条相关信息。需要注意的是因数据反馈延迟问题,7月8日的数据较少。就文章量而言,一直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大于100条),其中7月7日发文数量超过150条,7月3日,文章数量超过两百条。
        就文章的点赞量而言,整体趋势为先上升后下降,本周一即7月6日的时候,关于股灾的公众号文章的点赞量到达低谷,而7月7日点赞量突然反弹到接近5000条。需要注意的是,话题的低谷来自于股票市场的周期,因为周末股市暂停,所以人们对于股市的关注相对而言减少。对于股灾的文章的阅读量而言,同样具有具有周末下降的效应。
         从这整个过程中可以清晰地看出微信公众号关于股灾的文章的扩散像镜子一样反映了现实生活:7月6日周一,中央政府在精心组织挽救股市的行动失败,股市大跌,引起广大民众的关切,在第二天,相关的文章点赞冲到新高。整体而言,阅读量和点赞量具有同步增长的特点。


        微博端股灾舆情演化趋势与微信端的趋势相似。采用新浪微博所推出的微指数服搜索工具(http://data.weibo.com/index/hotword)可以较为方便地分析议题在微博平台的演化。显然从7月1日到7日之间,微博上的股灾舆情经历了类似的演化过程(先上升后下降然后又稳步上升),股市的周末“静默”效应依然明显。
       

        值得注意的时,移动端的股灾舆情数量超过了电脑端的股灾舆情数量。就相关关键词而言,救市与股灾之间具有较为显著的关系,但是救市被更多地微博用户所强调,远远高于微信端的比例(见微信公众号文章标题词云部分)。
        阅读数和点赞数之间,不仅在时间序列当中具有较好的对应关系,二者之间也具有较强的相关关系。一般而言,更多的阅读量可以带来更多点赞数。需要注意的是,这种相关关系是一种双变量的幂律关系,因为呈现给我们的X轴和Y轴都取了自然对数。
        就标题而言,微信公众号的讨论主要集中在“股灾”、“原因”、“启示”等关键词。例如:
        人生得经历三次熊市两次牛市一次股灾
        股灾后果不堪设想 3500点必须严防死守!
        这不是股灾,更是人祸!
        又见暴跌,又见跳水,又见股灾!



        而对于文章的内容而言,除了年月日等交代事件的词语和股市、市场、股票等交代对象的词语外,“股灾”依然是主要关键词。在这些文章当中,政府作为行为主体被多次强调。

        此外,我们对文章的标题进行主题分析,共分为五个主题(各主题分别以10个关键词表示,每个词大小表示其权重)。
        主题一:如何应对金融风险;
        主题二:股灾的原因和启示;
        主题三:救市;
        主题四:灾后重建;
        主题五:股灾是人祸,政府负有责任。
        我们试对以上主题句作语法拼接,形成如下总体叙事:股灾是一场金融风险,看看美国是怎么应对的!我们要救市,更要好好反省股灾的因果与责任!股灾是人祸,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纸媒:有热度缺深度

        我们以股灾为关键词获取6月1日以来的相关新闻,共计833条。新闻报道的时间分布如下图所示,可以看到相关的新闻主要从6月27日开始,此后媒体对“股灾”的关注度持续上涨。主要的报道媒体为金融证券类报纸和都市报,例如报道数量排名前十的媒体依次为:
《金融投资报》(21篇)
《深圳商报》(16篇)
《新京报》(16篇)
《新文化报》(16篇)
《证券时报》(14篇)
《都市消费晨报》(12篇)
《济南时报》(12篇)
《信息日报》(11篇)
《上海证券报》(11篇)
《重庆晨报》(11篇)

 

        进一步分析每个作者的股灾新闻数量,我们可以发现单个作者的股灾新闻报道并不多,最高的黄文成报道了五篇,其他的作者当中金彧报道了4篇,其他作者的报道数量在3篇以下,多数仅仅报道了1篇。
        针对新闻的标题进行分析,可以发现被提及最多的是“A股”、“股市”、“市场”、“暴跌”、“股灾”、“救市”成为很多报纸标题强调的对象,一部分新闻涉及到对做空股市恶意操纵的流言与猜测,但是没有展现必要的证据。此外,追本溯源的深度解释性报道、深度财经分析却很少,这与微信公众号、朋友圈中大量的专业批评形成鲜明对比。
        我们进一步分析新闻标题的主题类别。使用主题模型提炼其主要的五种主题如下:
        主题1:两融意在平稳A股;
        主题2:A股救市;
        主题3:股市保卫战;
        主题4:A股暴跌;
        主题5:做空股市恶意操纵。
        其中,主题2和主题3较为相近,但是强调的侧重点不同。
        以主题1为例,两融就是指融资融券,两融业务指的是融资交易和融券交易。融资交易就是投资者以资金或证券作为质押,向券商借入资金用于证券买卖,并在约定的期限内偿还借款本金和利息;融券交易是投资者以资金或证券作为质押,向券商借入证券卖出,在约定的期限内,买入相同数量和品种的证券归还券商并支付相应的融券费用。针对股灾,两融办法被修订。对此产生了一系列新闻报道,例如《两融办法修订将逆周期调节将逆周期调节》、《两融办法修改意在市场平稳》、《监管层修订两融办法意在市场平稳有序》、《“两融”修订 监管层意在市场平稳有序》等。主题4主要是对股票市场的描述性介绍。主题5则强调了做空股市这个政府和散户普遍关心的问题,这里新闻包括:《谁是疯狂做空A股的魔手?》、《两类筹码是做空者的最大帮凶》、《谁在做空A股?》、《期指恶意做空或为暴跌元凶》、《谁在做空A股? 证监会:查!》等。

三、流言纷飞凭谁问?

 
         我们使用百度搜索指数(http://index.baidu.com/)来反映用户在互联网上对“股灾”的关注程度及持续变化情况。百度搜索指数以网民在百度的搜索量为数据基础,以关键词为统计对象,科学分析并计算出各个关键词在百度网页搜索中搜索频次的“加权和”。
百度指数显示,自从5.28大跌时,股灾一词就被较高地关注;经过近一个月的平稳阶段,6月26日之后,股市震荡,股灾再次成为网民关注对象,并逐渐成为网络热点。由百度指数提供的媒体报道的变化遵循相似的特征。
        就网民浏览的搜索文本而言,530股灾、原因、启示、历史、港台等成为最大的搜索需求。其总体叙事可以解读为:530股灾是历史性的,它也是历史的重演,我们要探究这场灾难的原因!
        伴随着股灾的到来,索罗斯再次成为搜索热词。从对于搜索者的人口统计特征而言,30-39岁中年男性占了绝大多数,主要分布在上海、广东、北京、浙江、江苏等。事实上,在这一危急时刻,阴谋论是如约而至了:网络社会在反思中国股灾的生成原因时,都在第一时间怀疑与国际金融大鳄及境外势力做空中国有关。
        不过至7月初,网络流言则又开始辟谣,不是“外部敌对势力”惹的祸,因为在外汇管制下,外资并无大规模进出中国的渠道。舆情传言此次股市暴跌原因出在内部,配资公司(浙江温州最多,800亿以上,全国70%以上)就大量买进股指期货空单对冲爆仓风险,每天下午2点左右大盘跳水,一边平掉客户爆仓的股票现货账户,一边大笔做空股指期货,两头赚钱;与此同时,江浙期货大鳄更是趁机大举做空期货合约,经过市场恐慌的踩踏效应,演变成为一场史无前例的“人造股灾”。
        但是对于这些形形色色的传闻,不管是证监会还是公安部,都一直没有权威部门出面予以证实,如同以往各类灾难事件一样,官方的调查总是姗姗来迟。
 

        来自微信、新闻和网络的股灾舆情数据研究,展现了股灾作为一种经济现象的发展过程,三个平台在舆情的时间、强度、内容方面具有较高的一致性,反映了作为社会热点,股灾被整个社会广泛关注。
        股灾舆情是社会公众对于股票市场价格波动的反映。此次股灾只所以引起广泛关注在于股票市场在过去的一年里面维持了高速的增长态势,然而当股票价格接近于5000点时,股票市场对于股价走势的信心不足,存在做空股票市场的利益空间。当股票市场出现波动时,一个偶然事件就容易引起市场的恐慌。
        值得肯定的是,在此次股灾的过程当中,媒体确实在试图起到稳定股票市场的作用。我们看到了金融证券类专业报纸和都市报的表现;同时,中央媒体,如《人民日报》也坚持以较为积极的方式报道股市,尝试引领市场心态。
        但需要指出的是,党媒在历史上曾经扭转乾坤的力量,在此次股灾中没有得到变现。这与社会化媒体空前壮大、舆论场日益复杂多元有关,也与党媒在灾害事件中继续坚持为政府部门代言的风格、而没有与社会舆论对话有关。
        例如,在全社会纷纷攘攘论股灾之时,《人民日报》却几乎全文规避了“股灾”的提法:
        一方面,以“股市”为关键词可以搜索到人民日报就股票市场的47篇新闻,其中正面回应股市变化的新闻数量超过10篇。这些新闻既有在股市繁荣时的热情报道,如《沪深股市总市值破70万亿元》、《沪指走高站上5000点》,也有在股市出现剧烈波动时的舆论引导,如《国资委要求 央企在股市异常波动期间不减持 111家央企承诺不减持控股公司股票》、《21家券商决定 出资1200亿元以上投资蓝筹股指数基金 上证综指4500点以下自营盘不减持》、《证监会查处编造传播虚假股市信息案件》、《维护资本市场稳定 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 》、《汇金和多家银行承诺不减持 中石化增持4600万股,神华增持800余万股 》、《央行表示积极协助中证金获充足流动性 》等,这些报道确实是在传递中央政府大力稳定股市的决心,力图维护中国经济的平稳发展。
        但另一方面,如以“股灾”为关键词搜索,《人民日报》却只有一篇相关新闻报道,并且,主题还是:《基本法是保障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基石——专访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李裕民》。这与社交媒体、手机客户端、以及广义的网络舆论形成鲜明对比。